我本不該負能爆炸這麼多次

剛剛知道 手抖。

世間最大的不義,莫過於對倚仗最偏狹層次上的「強勢」,為了一己妄念侵害幼小孤弱的存在,以最低級的形式侵奪自主權、擠壓生存空間。而最直接卻殺傷力最大的一種,就是身體層面的侵犯。

所有人面對命運與人間大勢都是渺弱無知的 但弱小無知卻總能找到更弱小而且無辜的存在去行惡 這是最最噁心之處。

所謂末法之世妖獸橫行,不過因為人之異於禽獸者幾希,再加上人的妄念更為複雜,才出了種種慘絕人寰的獸行——可怕之處正在於,最恐怖的惡果起因永遠那麼簡單,防不勝防。

現在網上審查更加嚴苛甚至常出錯誤,我也不敢抱怨,正因再嚴再有錯的審查也勝過沒有審查,哪怕是機器人的審查——李叔同曾說多看新聞害大於利,因為新聞自然偏...

 
2017/11/24    

對於有一些寫了特別特別多的同人寫手

一般的看法應該是沒有功勞也有苦勞⋯⋯

高低不論 架不住人家喜歡那麼久那麼認真。

我很怕這樣 該怕的就是太喜歡太認真。

 

亂插嘴

毫不相關的路人,看了新聞都感到悲痛。人皆有不忍人之心,網友尚且因此事抑鬱痛苦,一個人因她的前男友來找她而死,她卻能在朋友死後一百多天快快樂樂地過年,打扮、自拍,更新從前滿是與死者合照的朋友圈,這是半點心肝也沒有了。

想想都太痛苦了,有所畏懼的人才可能克服恐懼而勇敢,有所悲痛的人才可能超脫痛苦而成佛,對死者和自己的過失、卑怯不能無動於衷,才是人成為人的起點。

 

今夜空中可有煙花

《小戲骨紅樓夢》太棒了!太棒了!!!!!!!!!

怎麼會這麼好不敢相信天了嚕簡直了簡直了簡直了

看了幾分鐘的cut給我激動成這樣(・□・;)

 

牢騷

近代學術的歷史書寫,最嚴重的問題就是預設人的品質不可能好,然後把一切差異和舉措都歸結到統治者的自私自利而非思想觀念上去。⋯⋯
由此就方便引入一種制度神化論,極力暗示讀者,參政主政者的品質是【不可能崇高】而且【無關緊要】的,完美的制度(國家機器)才是究極王道,因而非常徹底地與中國「理想人格」之政治傳統決裂。——這是我一直以來抗拒大多數近人史書的根本原因。而青年歷史愛好者中興起的歷史同人及細節討論,卻正是對「理想人格」與「完人可以制禮作樂」這兩大華夏政治傳統的回歸。

 

摘錄

⋯⋯

「整个事情上,我想,最重要的原则有两个:

1、无论分歧多么大,都宁愿相信对方并非出于恶意。

2、如果分歧无法弥合,就善巧地避开接触,不以恶意伤害对方。

很多人,碰到这种人,似乎觉得比碰见杀人放火的人还可恶。实际上,难道对方真的出于恶意吗?这只是源于彼此对世界的理解不同。自己心中的恶念被激发,很多时候,并非因为对方干了杀人放火的勾当,只是因为,去理解别人和自身的不同,也是十分困难的。」

————————————————————

經歷過的很多圈,很多事,自己的他人的,回頭想來都是這樣的。

最近忙,能不能更新不知道,評論暫時不看,不回。謝謝理解

 

抱歉,雖然我早就知道

一般都不說這種話,因為大概並不會有人在意嗯。不過。

有些人只要是標著AB的文就會去看,去打call,不管文章表達的是什麼,暗示了什麼,表現了怎樣糟糕的內容,把人性刻劃得怎樣無腦卑瑣或者低下。

不管那同人是怎麼設定,不管它為了搞cp或者套一些換誰的名字都能看的梗,對原作人物都作了怎樣離譜的延伸。

只要是有那個標籤,他們都會去點讚追文,已經無關作者的良心和寫作質量。

我寫文不是給這種讀者看的,所以抱歉,這一次我完全不在意讀者怎麼想,

喜歡那種文的麻煩全都取關,現在取關,趕,緊,取,關,麻煩這類讀者以後就不要來看我寫的第一對cp了,感謝比猩(?)

 

唉所以說學術為什麼不好做
說起來料不夠情懷湊大家都嘲
但情懷就和洗腦包一樣有市場啊(;´Д`A
不是說不可以講情懷,是大談情懷的時候方便挾帶私貨,然後講的錯錯對對,但買賬的會對錯都買。

 

今天是八月初六,梁元帝生日

天監七年戊子

 

【忘羡】桃源(二)

(二)


魏无羡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出的不夜天。好像做了一连串长得离谱的梦,伤心仇恨都发泄尽了,整个人虚飘飘的。好不容易清醒过来,眼前却是一大片白,尽是披麻戴孝一样的蓝家人。他细细看了一回,除了蓝曦臣和蓝启仁,一个也不认识。

不知身在何地,也不像围攻,否则不会呆立着给他反应的机会。蓝曦臣神色有异,死死盯着他脚边,一声不吭。

他愣愣地低头,蓝忘机脸朝下倒在他坐着的石头边上,还松松地握着他一只手,另一只手握着长弦,忘机琴是秃的。

避尘掉在他身边失了光彩,身下一大滩血,手已经凉了。


魏无羡连身在何处都没搞清楚,看眼前众人光景,冷不丁...

 

【忘羡】桃源(一)

存稿。

一个奇怪的梗,假如蓝忘机护魏无羡出不夜天之后死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一)


横剑藏书阁前时蓝忘机发着懵。

并非对温氏跋扈全无防备,却实在大大低估了此事的严重程度。

偌大的云深,只有他一人恰好及时站到了藏书阁门口。面对围攻体力渐渐不支,剑气失控波及门口玉兰花树,一晃神间腿部受伤。

奇耻大辱。

爱是疯狂,让他在那么大一座云深即将被毁时,还分出一闪神去可惜一棵树,而那个人永远不会知道。

那段时间留下了挥之不去的阴影,因为无望,无助,而在那种程度的...

 

© 江东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