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就讓雨 下下來吧

令人絕望的是,彷彿正義是不存在的
人們都只為了意見而說話,也只願意看到自己喜歡看到的東西
而說誰正義往往是對此人最嚴重的道德嘲弄
另一方面,又總有人以揭露某人私德為由,背後語人是非,編著自己眼中的故事,說者聽者都津津有味
任何地方都如此

 

說是都說寫作是私人的事 其實真完全不看大環境 不煩心不灰心 有幾人能做到。
回想起來只有故事本身不吐不快 是最好的狀態。在那之外的都全無必要 還是自以為討好到誰

 

一點胡說

最初沒有這根弦 也清楚知道榜這種小說不至於多麼特殊對待 只因為突然有一次看到某篇UC劇評 真·UC 劇評普普通通一篇通稿 只最後一句話 大意說最後結局那樣 只因爲梅長蘇心裡終究蕭景琰重過藺晨
我知道那句話從大前提到比較方法全是錯的 我原本理解這就是主角人生志向和整個故事美感的一個最終章 只有這麽結束才好收場 可是這句話出來 忘不掉了。因為畢竟 那個配角真的很好
我開始去關注那個配角 關注和他相關的故事 關注主流配對裡提到的他 小說關於他的刻畫實在少 唯其如此他在人心裡完美得難以踩低 結果原來不是 他在關於他的配對裡反而是醜角 讓我越來越不可抑制地難受。
我去從自己虛構的平行空間裡佔有他...

 

一次灰心

記得最初開始寫蘇藺是因為
沒有遇到能滿足情緒的一篇文 讓我結束這個傷口
我就開始妄圖自行粉飾
但是怎麼寫背後都有空洞提醒我 讓我覺得那種傷痕沒有撫平的一天 背後有我永遠參不透的殘酷。
那次看到的那個連載 什麼藺晨嫉妒蕭景琰又沒看好以致於蕭景琰自殺 梅長蘇去毀他聲名事業而囚禁的情節
不知道究竟刺哪裡 只覺得哪裡都不堪 故事裡誰誰都不堪 無法面對 不是慘情 就是不堪。
是那一次突然灰心至極 刪光過去文的蘇藺tag 數據裡一下子少掉150+個參與 正好十分之一。
那一次真的竟然後悔曾經在lof發東西 之前各種原因捲入那麼多次撕架都未後悔過 哪怕那次最大的撕架在圈外人看來真的是起因無謂又不值。
後來更新的仍舊打 好像...

 

我為什麼最近總覺得
自己有逼近曹操的傾向⋯⋯🤦‍♂️
逐漸操化.jpg

 

感情不深
或者不真

我不喜歡那樣隔著一層

 

【苏蔺】历代广寒宫主都不是很正常

迟到的中秋贺文

就是一个有毒的,画风突变的,嫦娥终于睡到了小兔子的故事(你再说一遍???)

>>>>>>>>

1

林殊醒来第一眼看到的,是一个绝美的侧影。

美人一身素白,正拿着小扇煮药。眼含轻愁,没有半点烟火气。林殊自知已死,几可断定这是天上仙子无疑。

察觉到榻上人动静,仙子转头,目光相接,神色倏然转为活泼,眉眼弯起:“醒了?知道这是哪儿么?”

林殊对如此之快的情绪转变显然不能适应,待要开口,只能发出“嗬嗬”的气声。仙女转头道:“哦,我忘了。毛球球还不能说话呢。”

毛,毛球球?

林殊大受震撼,俯观自己尊容,不得不承认仙子形容得贴...

 

對於突發事件的一己之見 不用商榷

我單純覺得掛文批評本身不是多麽嚴重的事。批評本身是一個中性事件。
因為畢竟發出來了 就像你登報一篇小說 有人要發表針對這個的評論 誇你罵你你都攔不住。這件事到底是怎樣看待取決於你之前之後都做了什麼 你文章具體寫的什麼 出發點是什麼 你是個怎樣的人 掛人和掛人也是不同的 不是一刀切但凡掛人就是惡劣行為。反正先一步忍氣吞聲互掛止於我這種聖母情結 並不存在於我身上 我什麼時候說過我是好人對不對。
反正我個人 並不會很介意誰來掛 關鍵是掛的理由和如何批評。作者實際上也只是他者的對象 發表的東西就已經不是隱私。出發點差勁的掛法 我理都不會理
大部分作品都不是脫離作者本人而無辜的 我只能說我儘量不去挑起事端...

 

© 江东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