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沓白卷。

悄悄解釋

每次發申辯或者其他都會帶上存稿選同一時間定時發布,否則光發非更新感覺比較對不起關注的人。刷屏的情況是很少見很少見噠

 

【忘羡】桃源(二)

(二)


魏无羡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出的不夜天。好像做了一连串长得离谱的梦,伤心仇恨都发泄尽了,整个人虚飘飘的。好不容易清醒过来,眼前却是一大片白,尽是披麻戴孝一样的蓝家人。他细细看了一回,除了蓝曦臣和蓝启仁,一个也不认识。

不知身在何地,也不像围攻,否则不会呆立着给他反应的机会。蓝曦臣神色有异,死死盯着他脚边,一声不吭。

他愣愣地低头,蓝忘机脸朝下倒在他坐着的石头边上,还松松地握着他一只手,另一只手握着长弦,忘机琴是秃的。

避尘掉在他身边失了光彩,身下一大滩血,手已经凉了。


魏无羡连身在何处都没搞清楚,看眼前众人光景,冷不丁...

 

【忘羡】桃源(一)

存稿。

一个奇怪的梗,假如蓝忘机护魏无羡出不夜天之后死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一)


横剑藏书阁前时蓝忘机发着懵。

并非对温氏跋扈全无防备,却实在大大低估了此事的严重程度。

偌大的云深,只有他一人恰好及时站到了藏书阁门口。面对围攻体力渐渐不支,剑气失控波及门口玉兰花树,一晃神间腿部受伤。

奇耻大辱。

爱是疯狂,让他在那么大一座云深即将被毁时,还分出一闪神去可惜一棵树,而那个人永远不会知道。

那段时间留下了挥之不去的阴影,因为无望,无助,而在那种程度的...

 

为东家说话时你和一些人的交流难度可能会自动提升一个level

可能是最长的一份非典型东粉语文答卷。

——————————————————————————

打上靳东tag是因为,在经历这个评论区之前从未切实地体会到,网上【那么多人】对一个演员的恶意究竟是怎样的。没有微博,也不看相关公众号文章,朋友圈里也没人刷这个。突然看见,目瞪口呆。


交代一下前因后果

前两天我在主页看到这样一篇文章:

指路这里

然后我看了一下文章。手机lof有点毛病,连wifi的情况下看不到文章配图。没什么感觉,很显然作者只是为了把这两句品位与米兰·昆德拉不符的话从他身上摘下来,就看了一下评论区。


然后评论区在我说话之前画风是这...

 

魔道祖师三角色形象解析,兼论书中笔法机关(1)

主题概括起来可能就一句话:忘与羡远中近,羡与澄近中远。


就先说近中远。


我看人有一个怪癖,看一个人物的人设,第一就看他发怒时的言行。


江澄悲伤和愤怒都到达极点的时候,原文是这么写的:

 魏无羡喝道:“江叔叔和虞夫人说了,要我看顾你,要你好好的!”

“给我闭嘴!”江澄猛地推了他一把,怒吼道:“为什么啊?!”

 魏无羡被他一把推到草丛里,江澄扑了过来,提起他衣领,不住摇晃:“为什么啊?!为什么啊?!为什么!你高兴了吧?!你满意了吧?!

 他掐住魏无羡的脖子,两眼...

 

蘇藺段子(幾?)車禍吸貓現場

受醉看雲出太太的靳東角色品種貓文啟發寫的

——————————————

藺晨,神經烏雲踏雪貓。品種是中華氣死。

長度,量不到。高度,夠不著。每天都在房頂上坐著,一貓在手,包你每天過的雞飛狗跳,風聲水起,還能冒充玄貓當鎮宅吉祥物。

憑誰都別想抓住它,你想坐車出去把它丟荒郊野嶺,它比你還早半個時辰回家。

霸著你的酒窖,趴酒壇蓋子上搗亂,你桌上要有不能吃的食物立馬劈裡啪啦推下去。

你想吸的時候一定抓不到,看書的時候它坐你書上不讓你翻頁,睡死了它一屁股坐你臉上。

別人家的貓都只給主人吸,他只給來作客的漂亮女孩子吸,一有美人就窩人家腿上撒嬌賣萌,害你請人姑娘吃了一頓又一頓飯,姑娘卻愛上了你的貓。

還能怎麼辦?看它亮出小...

 

子路曰 願聞子之志
子曰 老者安之 朋友信之 少者懷之

他已經做到了 其餘便不重要。

願年輕人謹記 世間知識技藝易得 人品風度難得。

縱然他使用的話語體系陳舊 撩不到某些裝逼需求強烈、以為引用塞林格較引用莎士比亞更高明的「年輕人」

他的風度心性依舊是難得的

以上。

 

不如這麼說吧,如果你的故事裡需要有人高有人低。
而且你的故事沒有解釋低者為何而低。
那你寫出來的遲早會變成垃圾,還是別寫了~

不知道什麼是低的話,當我沒說。

 
2017/9/1 6  

【苏蔺人鱼梗】月明

之前送给 @楼上风光无限好 太太的生贺,加了个番外发出来><


就是……一条人鱼蔺

———————————————————————————————

(一)

春寒料峭,梅长苏坐在屋中向外头道:“蔺晨,你歇一歇,进来坐会。”

不一会就见蔺晨打起帘子进屋来,一年四季都差不多的曲裾鹤氅,甩甩头发坐下来。甄平见了便笑,我们宗主当年也是这么不怕冷。

这能一样么?梅长苏一边说着,探身去拽人过来,碰到蔺晨的手就叫:这么冷!爪子冻掉了!

 不冷不冷,蔺晨使劲摇着头,还是被梅长苏整个拽进怀里,又被捏了下脚,也是冰凉的。

你这样迟早要冻一身毛病出来。梅长苏...

 

© 江东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