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舉世人剖心也無用

對於突發事件的一己之見 不用商榷

我單純覺得掛文批評本身不是多麽嚴重的事。批評本身是一個中性事件。
因為畢竟發出來了 就像你登報一篇小說 有人要發表針對這個的評論 誇你罵你你都攔不住。這件事到底是怎樣看待取決於你之前之後都做了什麼 你文章具體寫的什麼 出發點是什麼 你是個怎樣的人 掛人和掛人也是不同的 不是一刀切但凡掛人就是惡劣行為。反正先一步忍氣吞聲互掛止於我這種聖母情結 並不存在於我身上 我什麼時候說過我是好人對不對。
反正我個人 並不會很介意誰來掛 關鍵是掛的理由和如何批評。作者實際上也只是他者的對象 發表的東西就已經不是隱私。出發點差勁的掛法 我理都不會理
大部分作品都不是脫離作者本人而無辜的 我只能說我儘量不去挑起事端...

 

【忘羡】桃源(三)

前文>>>>(一)(二)

他张开手,忽然毫无预兆地倒下去。蓝忘机只一瞬便掠到他身后,稳稳托住抱了起来。

他凝视魏婴惨白昏睡的面容,心已经不会跳了,触不到温暖,全身空茫茫,只有护他的本能还在。

“蓝湛,你这剑力气挺大的啊?谢谢谢谢,不过你为什么要揪我的领子?拉着我不行吗?你这样我好不舒服。我把手伸给你,你拉我吧。”

“我不与旁人触碰。”

“我们都这么熟了,还算什么旁人呀。”

“不熟。”

“哪有你这样的……”

那个爱笑爱闹无忧无虑的少年,为什么被一步步逼到今天这步田地了,他想不明白。只是魏婴还活着,近在咫尺地呼吸,就还不至于完全绝望。

蓝忘机抱着人往山岗上...

 

从未看过香蜜相关的人只看《人间无数》系列会看到怎样的玉露:一份公开处刑的小阅读理解

 给 @舞雩 太太的长评 哇!第一次给鱼长评让我夸夸自己!(bu)

个别极其不堪入目的埃滴已拉黑可以放心评论2333

 ——————————————————————

过去遇到一些特殊事件,让我对“文笔好”三个字产生本能的回避心理,甚至隐约觉得“文笔好”像是对好文的轻视:因为一个故事让人觉得舒服,或者作者写出来想表达什么东西,关键绝不在于皮肉的那种“文笔好”。

但是,大部分时候读者这个评价是褒义的,应当了解他们的善意,不过我这里要说的是,看《人间无数》得到的享受,恰恰是源于从文中感受到的多层情感,而不只是行文读来舒服熨帖。...


 

【苏蔺】【补七夕梗 全员恶搞向】私奔

送给一只萌萌的小兔子x

真的匆匆赶的,好像有些想写的没全写出来但是也不要打我

微流蔺x

————————————————————————————————

1.

七夕这天早上,江左盟出了件大事。

宗主不见了。

不是四大长老开会逼走的。

2.

宗主没有提过出游的打算,也没有玩失踪的爱好,何况连飞流都在。问起来只有连连摇头。

问得急了,飞流恨恨一跺脚:“绑架!”

然后他就飞去不知道哪里了,留江左盟一干人望着飞流跺出来的脚印坑发愣。

3.

蔺公子也不在。

大夫医术轻功都了得,至于江湖上硬抗硬的功夫,凑合。

而且关键是,蔺公子是贵客。

4.

没有办法,甄平带了几个嘴紧的...

 

【苏凰】玻璃梅

 @舞雩 生日快乐><

(去年四月开头的文,当时还说觉得不用去年八月就要写完了,结果拖到今年_(:з」∠)_)

  @江苍耳 霓凰解析一直欠着,大概还要欠一个世纪qvq 大概已经久到你都不看lof了吧(。)

还是自欺欺人地说会还(咦)


1.

林殊跌下山崖的时候想,南国此时也下着这么大的雪吧。


仅仅几个时辰之前他还很年轻,拥有无尽的未来。转瞬间伤痕累累,跌入雪窟,眼看要赶不上回去过年。


偷袭部队的领军人左手挥刀。太困难了,乱成一团,他想摇摇头想点别的,发现自己动都动不了。...

 

表態?

再說一遍,從懷孕到配角死媽到旁觀陌生人強暴相關再到和野狗同吃泔水這些東西用在喜歡的角色上有人高興那就自由地高興,不管多少人,麻煩取關我,我受不起和這樣的大大同在關注列表,求你了
難免有「我何必寫文給這種人看」的氣惱心情,反正有些人什麼東西都一樣吃

就像上次看到妖貓傳同人寫楊貴妃悶棺材裡大吃排泄物🌚不說噁不噁心什麼心態首先這就是缺乏常識🌚🌚

耽美主題一定要醜惡和幼稚的惡意才能反襯嗎?

 

很少被接受的事實是
很多人以為寫得好與不好是一件蘿蔔青菜的事情
而實際上好與不好有確切的差別
就好比⋯⋯
無論蘿蔔青菜蘋果梨
腐爛了都不能吃(。)
至於看著沒什麼大毛病卻不戳人的話⋯⋯
就是自己以為付出真心了但其實並沒有吧
不夠了解自己的人甚至不能給出更好的愛。
當然也必定存在什麼人堅決認為以上的話都該應用於我記己
那也得看這麼認為的是什麼人😝

 

隨感 想要自逆的場合是怎樣的場合

警告:一個黑歷史整理

回憶隨大流的試吃歷史 發覺自己還是比較愛跟風的 cp和攻守方向一般都是跟隨主流 比如最開始知道有LYB 站蘇凰/靖蘇
初中聽人說起就隨便補補聖鬥士星矢 看了沒有二十集 cp都隨主流 沙穆米妙撒布還有混合向大亂燉 從無潔癖(笑 我記性多好)我向來百無禁忌 後來開始慢慢想吃冷逆如妙米穆沙(hhhh)是對同人文的一種反思 說到底 同人很容易往一個方向走形 像米妙多了容易打壓一個人物 所以走著走著會想往另一個方向掰一下太正常了 基本是想要保持兩個方向大體平衡的一種心理吧

從靖蘇開始是不知為何有點不能接受逆 初期沒有這個意識 連靖蘇靖三個字什麼意思都不懂 後來懂惹 就不點開 好像也找...

 

【苏蔺】绒毛控(长苏篇)

发个之前的存稿……

蔺晨篇很早发过,很短小,这里

今天状态有那么一点,奇妙……

所以文风也突然变得奇妙起来……

没什么预警,希望不会被屏蔽>>>>>>>>>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手无缚鸡之力的梅宗主,近日捉到一只吃鸡的狐狸。

准确来说,是一只雪白的小狐狸倏然跳进梅宗主的船舱,梅长苏只是顺手一捞,狐狸就乖乖趴在他怀里不动了。

甄平深知宗主爱好,到手的毛茸茸绝不会不要,低声提醒:“宗主。”

“嗯?”

“狐狸是有味道的。”

“哦?”...

 

© 江东绪 | Powered by LOFTER